当前位置:彩神app官网 > 地产 > 正文

曾经靠卖书存下了一些积蓄

07-21 地产

  她,抵押房产开茶馆,让残疾人有了个聚会场所,在这里,残疾人享受喝茶免费、吃饭免费的待遇;为了茶馆,她又到其他茶坊打工,补贴茶馆开支。

  2018年11月,四川富顺女子陈艳瞒着母亲以10万元的价格将仅有的一套住房办理抵押贷款,然后用其中大部分的钱与残疾人朋友唐刚合开了一间茶馆,取名“花怨秋”。与其他茶馆不同,这里的客人以残疾人为主,且享受喝茶免费、吃饭免费的待遇。

  慢慢地,“花怨秋”成了远近知名的残疾人俱乐部,改变了当地一些残疾人的生活。然而,陈艳的这一做法却令许多人无法理解。

  开业至今,“花怨秋”茶馆每月都是入不敷出,陈艳自费承担。实在难以为继,2019年6月13日,陈艳索性到附近另一家茶坊打工,挣钱弥补开支。

  “花怨秋”茶馆位于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富世镇人民政府大楼后侧,是一块被围墙包围起来的空地,总面积大约五六百平方米,由一块水泥空地和一排临时搭建而成的彩钢棚两部分组成。

  7月16日中午,红星新闻记者来到“花怨秋”茶馆,彩钢棚搭建的茶室里围聚着七八个人,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吃午饭,笑声起伏不断。

  一名身着花色连衣裙的女子顾不上吃饭,一边说笑一边起身给身旁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夹菜,这女子便是陈艳。

  陈艳现年41岁,是“花怨秋”茶馆的老板。2018年11月,陈艳瞒着母亲将家里唯一的房产做了抵押贷款,贷得10万元现金。她拿出其中约6万元,与她的帮扶对象、残疾人朋友唐刚合伙开了这间茶馆。

  陈艳说,开茶馆的目的很简单。首先,陈艳是当地义工组织的一名义工,她把帮扶对象、残疾人唐刚接到家里,免费为其做康复治疗,可她的家在7楼,上下不便,于是便想找一个有院坝的平房,有助于唐刚康复。其次,既然有了一个宽敞的地方,干脆开成一间茶馆,既能靠经营茶馆补贴开支,又能集聚像唐刚一样的残疾人朋友,让大家从家里走到室外,在茶馆里谈天说地、交朋友,相互鼓励、相互温暖。

  “花怨秋”这个店名源自唐刚,这也是他的网名。唐刚是当地的一名残疾人作家,也是“花怨秋”茶馆的合伙人,曾经靠卖书存下了一些积蓄。开茶馆之初,他投入了大约3万元。唐刚说,这个名字看起来很伤悲,但这也正是残疾人的真实内心。因此,取这个名字,既是希望大家正视内心的想法,更是希望大家汇聚在此之后,能敞开心扉,消除内心自卑和愁怨,从而迈向开朗与乐观。

  “花怨秋”的茶水费很低,最贵的茶仅3元钱一杯。不仅如此,“花怨秋”对残疾人朋友一律免费——免费喝茶,还免费吃饭。

  从2018年11月10日开业至今,“花怨秋”茶馆已经成了周边残疾人聚会的场所,少的时候三四人,最多的时候将近20人。陈艳说,看到大家在这里有说有笑,她心里就高兴。在“花怨秋”,她和残疾人朋友们就是一家人。

  她告诉红星新闻,每月的场地租金1800元、水电气支出平均1000元、伙食费大约1300元,还有一些杂费。因此,不计她和唐刚的人工工资,茶馆的固定支出在6000元左右。

  然而,茶馆每天平均能收到的茶水费只有20到40元,最高收入接近100元。但大多数时候,花怨秋门可罗雀。

  陈艳说,实际上,“花怨秋”茶馆每月都是入不敷出,亏损均在四五千元。这些钱,都是用她房产抵押贷款的10万元余下部分填补的。

  虽然茶馆经营困难,但陈艳并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。面对困境,她绞尽脑汁想办法,希望把这个已经被广泛认可的残疾人俱乐部继续经营下去。

  眼看8月又该交半年的房租了,6月13日,她索性到附近一家茶坊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,上一天班休息一天,每月工资1900元。“上班时间是久了点,但感觉还是不错,至少能弥补一些开支。”

  陈艳说,上班当天,茶馆由唐刚经营,由于唐刚腿脚不便,她总是把水烧好,然后嘱咐唐刚,请客人自行泡茶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至于做饭的问题,她提前把菜买好,然后交给吕三哥负责烹饪。

  吕三哥也是一名残疾人,靠开三轮车载客维持生计。虽然腿脚有些不便,但能蹒跚着步子勉强行走。休息的时候,陈艳则全天在茶馆里忙活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打工这些钱能不能把茶馆继续维持走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陈艳说,第一个月领了1100元工资(月底发工资),都拿到店里开支了。

  对于陈艳的过去,母亲周婆婆叹了一口气,说:“没办法啊,她就是心肠好,邻居们都说我养了一个‘傻女儿’。”

  周婆婆育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和丈夫在外打工,外孙在富顺跑网约车维持生计。2018年5月以前,周婆婆和陈艳以及陈艳的女儿住在位于县城的老屋里。老屋在7楼,是顶楼,年久失修经常漏雨。

  陈艳只有小学文化,成年后不久便到浙江一家汽配厂打工。2007年2月份,陈艳下班回家已是晚上12点,她去公共厕所的时候听到有孩子的啼哭声。“当时灯光很昏暗,我听着声音找过去,看到有一个婴儿。”陈艳回忆,当时气温很低,她赶紧把婴儿抱回了出租屋,并找来了房东。

  在房东的帮助下,陈艳把婴儿送到了医院救治,自己还垫付了5万多元的医疗费。帮婴儿寻找亲生父母无果,陈艳决定收养这名弃婴。

  没多久,陈艳把婴儿寄养在房东家里,自己回到四川富顺。跟母亲谈及此事后,母亲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。“没有恋爱、没有结婚,跑去捡了一个娃娃回来养,哪个接受得了啊!”周婆婆回忆称,她坚决不同意女儿的做法。可是却没有能阻拦。

  最终,女儿与回到浙江,与房东老板的儿子结了婚,并合法收养了这名弃婴。2012年,陈艳带着丈夫和女儿回到富顺。

  由于夫妻关系不好,二人不久后便离婚。陈艳带着女儿与母亲生活在一起。日子一长,周婆婆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对这个外孙女照料有加。如今,外孙女已经考上了重点高中。

  一直以来,陈艳都没有正式工作,靠打临时工维持生计。2016年,陈艳加入了富顺公益联盟,经常参加公益活动,结识了一帮热爱公益的朋友。

  2018年初,陈艳与他人合作开了一间家庭式浴疗店,因不会管理而失败。同年5月,她从QQ群里获知了一名常年卧病在床且经济贫困的残疾人的情况,当即决定定点帮扶。这名残疾人便是唐刚。

  为了帮助唐刚调理身心状况,陈艳竟然将其从偏远的农村接到了县城的家中。“第一天接回来还没有进屋,我是又吵又闹,不准进来。”周婆婆说,“一个女娃娃把一个残疾人接回家里照顾,邻居们怎么不会说闲言碎语嘛。”可是,阻拦依旧无效。

  没有办法,周婆婆带着外孙女搬到楼下大女儿家借宿,留下陈艳和唐刚在家里住。但看着女儿那份执着,周婆婆也是于心不忍。没过几天,她又时常上楼帮着女儿料理家务,煮饭做菜。

  “她正在做一件超出能力范围的事。”周婆婆对红星新闻说,陈艳经营茶馆期间,已经有很多次,都是她帮女儿买菜并送到“花怨秋”,因为她知道女儿没钱了。

  谈及此处,陈艳也流下了眼泪,连忙喊母亲“不要说了。”她坦言,自己已经41岁,但还在“啃老”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母亲不但经常买菜到茶馆,还经常“借”钱给她弥补开销。

  周婆婆虽然嘴上埋怨,但还是心疼陈艳。“等她去做,做到她不愿意做了、甘心了再说吧。”周婆婆说,“我就当是养了个‘傻女儿’。”

  杨华(化名)今年44岁,因10多年前的一场车祸导致双腿残疾,只能依靠轮椅出行。在认识陈艳之前,杨华基本就是卧床在家看电视、玩手机,偶尔外出散散心或者与朋友聚会。

  今年4月,杨华在朋友吕三哥的介绍下来到“花怨秋”喝茶。第一次来,他便喜欢上这里,隔三差五都想来。杨华坦言,以前外出喝茶散心,总会引来一些异样的眼光,久而久之就不想出门了。在这里,他既实现了出门的想法,又可以“躲得一个清闲”。

  杨华出行不便,几乎每次去茶馆都需要陈艳去接。茶馆距离杨华的家大约1公里,陈艳每次都是步行接送。来到杨华家里,有时候还要帮他穿衣服裤子。“毕竟男女有别,开始时候不好意思,后来也习惯了。陈妹妹是个好人。”杨华说,都说日久见人心,陈艳对每一位她帮扶的残疾人是真心好,大家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。

  吕三哥原名吕志能,今年50余岁,因车祸致双腿残疾,能依靠拐杖行走,平日里靠驾驶残疾人三轮车载客维持生计。吕三哥是“花怨秋”的“活宝”,有他在,笑声更多更大声;他还是这里的主厨,只要他在,就会主动上灶做饭菜。

  吕三哥说,家里就他一个人,几百元的收入也只能维持个人开支。说实话,一个人在家,总是闷闷不乐,胡思乱想。自从有了“花怨秋”茶馆,他便成了常客,几乎每天都会来逛一圈、坐一会。在这里,心情好了、朋友多了,他更不喜欢一个人回家吃饭了。

  吕三哥坦言,在这里吃饭并不是为了省下饭前或是占便宜,而是真真正正感觉到家的温暖。在这里喝茶、吃饭的每一个人都了解陈艳的难处,但心有余而力不足,无法从实际中帮到她。

  为了给陈艳减轻负担,他们会隔三差五带点菜、带点茶米油盐过来,也算是凑份子、出份力。时不时,大家还能喝点小酒,那时更高兴。

  陈艳的姨侄儿廖阳溢,今年29岁,平日里靠跑网约车维持生计。用他的话来说,他是被姨妈“拉下水”的人。自从得知姨妈帮助残疾人的事情后,他也开始经常朝“花怨秋”跑,空闲时他不仅免费接送残疾人,还时常把外出钓到的鱼送到茶馆,给大家加个菜。知道姨妈的经济困难,他还时不时挪两三百元给姨妈补贴茶馆。“老婆问起来,我就说打牌输了,免得说不清账”。

  “做公益竟然做到她这个地步,真的是……凭良心说,我是做不到的。”义工朋友林霞告诉红星新闻,她是6月30日才知道‘花怨秋’茶馆,才知道陈艳所做的事情,着实感动。因此,这半个多月以来,她只要一有时间就到“花怨秋”来,能帮什么忙就帮什么忙。

  为了帮助陈艳把“花怨秋”经营好,林霞还发动义工朋友们一起。每逢节日,义工都会到这里,带来饭菜,也带来欢声笑语。

  当地义工组织小红帽志愿者协会会长梁平说,得知陈艳的事后,他非常感动。“陈艳一直负债经营茶馆,感受到的不是她傻,而是她难能可贵的精神。”为此,梁平正在帮“花怨秋”寻求一种新的公益模式——通过政府部门或者社会力量的帮扶,建设一个残疾人之家。

  梁平希望,残疾人之家可以让残疾人都能走出家门,走出心理阴霾,同时也让陈艳这类热衷公益的人成为残疾人之家的专职服务人员,为残疾人朋友服务,并围绕残疾人朋友开设多种公益服务。

  陈艳:我当时是富顺公益联盟的义工,在网上得知了唐刚的情况,他是一名残疾人,但他坚持写书鼓励自己鼓励别人。由于条件很差,他在乡下租房子住,更不要说接受康复治疗。我通过公益联盟联系,把他接到家里,帮他调养身心。但是当时我住在7楼,所以想找个宽敞点、出入方便的地方,有利于他恢复。

  陈艳:我自己心里知道,我亏欠母亲、亏欠女儿的太多太多,可我就是放不下他们(残疾人朋友)。他们需要的只是精神上的安慰,我听到、看到他们开怀大笑,我就知足了。我有手有脚,没有钱可以打工挣。

  陈艳:我想过,我先打工凑房租,实在支撑不下去了,我只有又欠债。最坏的打算,我把房子卖了,剩余的钱全部拿来维持“花怨秋”,直到身无分文。我是真的丢不下。我再困难,我打工。他们只是需要一个聊天说话的地方,得到精神上的满足,不会歧视、不会嫌弃他们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彩神app官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bmoregossip.com/dichan/9546.html

标签

友情链接